• $

新闻资讯

制造业产品质量提升的国际经验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3日

(一)以行业为载体,整合推进制造业质量政策的细化落实

为增强制造业产品质量竞争力,美国、德国、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都实施了质量战略并推行质量政策。

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合理确立质量发展的定位和标杆。在质量竞争中,各国通常根据自身发展需求确定质量发展的方向和追赶目标。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汲取了美国质量发展经验,借鉴了德国制造发展思路,形成了适合资源贫乏国家的制造业质量发展模式。韩国自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将质量发展的目标确定为:在中高端领域缩小与日本的差距,在低端领域对中国形成质量壁垒,在汽车制造、电子信息等领域成为“专业型” 制造质量强国。德国一直将发展高质量、高附加值制造业作为质量发展目标,以匹配高工资、高福利的社会发展需求。2014 年印度提出了“印度制造”计划,明确了“零缺陷、零影响”的质量发展目标 [29]

综合运用政策工具,推动质量政策在各行业落地。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为改善质量、提高生产力而颁布了《国家质量改进法案》,在国防领域推行“可靠性与维修性 2000 年行动计划”,在零部件领域实施《紧固件质量法》,面向中小企业实施“制造业拓展伙伴计划”[30]。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韩国持续发布国家级质量经营基本计划,聚焦汽车、电子等产业开展“质量革新计划”,颁布《出口产品质量促进法》,实施以提高汽车品质为核心的 XC-5 项目。2010 年以来,印度质量委员会响应印度制造“零缺陷、零影响”目标,建立和推行 “零缺陷、零影响”认证(ZED)计划,提升中小型企业的质量发展水平。日本实施《飞机零部件行业生产管理和保证指南》《中小企业进入飞机行业——获取国际认证(Nadcap)指南》,筑牢飞机制造业的质量基础。

(二)推进质量管理与技术创新、产业布局的同步规划并一体化建设

技术创新、产业政策、质量管理分属不同部门进行管理,但各要素、各环节之间紧密相连。

在产品创新和技术创新中,同步开展制造工艺和价值链管理。全球制造业发展具有新趋势,如产品的生命周期更短、设计和制造的复杂性增加、更高的定制要求、注重可持续性。欧洲未来工厂研究协会重点关注产品创新与生产过程创新在产品全生命周期中的关系,确保制造系统能力遵循产品和材料路线图,实现可持续的高科技产品制造。在短期内,通过面向制造的设计来建立产品和生产过程创新之间的闭环;长远来看,论证产品部门的长期技术路线图并使其与生产技术路线图保持一致。美国增材制造创新研究院在发布的技术领域和技术路线图中,将工艺、价值链列入 5 个影响最显著的技术领域,与设计、材料等同步推进 [30]

在产品创新和技术创新中,推动计量、标准、合格评定等要素的一体化建设。以美国为例,高度重视产业技术基础对先进制造业的支撑作用,在重要的产业发展规划中同步规划产业技术基础,提高批产成品质量,降低端到端的价值链成本,缩短新产品的上市时间。

(三)以数字化转型为切入点,推动质量管理与工业 4.0 深度融合

作为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的重要课题,质量的数字化转型受到发达国家的普遍性重视。

面向智能制造和供应链质量管理,建立质量信息联通和共享标准。在智能和数字制造时代,数据起着核心作用,创作、交换、处理产品的设计及制造数据是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方面。质量是智能制造的重要内容,质量数据的收集与流动则是实现智能制造和数字化质量管理的基础前提。美国 ANSI/QIF2015 标准提出了质量信息框架(QIF)概念,利用智能制造先进技术,如基于模型的工程定义(MBD)技术、数字孪生技术、大数据技术等,解决制造业质量发展的基础性问题,为质量数字化赋能。QIF 围绕质量测量方向,分为 6 个应用领域的信息模型,从系统角度确定了共同的信息要素并提供标准化的基础架构和技术,构建了从设计到测量的数据反馈机制,为智能制造的质量数字化提供了标准和工具。日本《加强制造业的品质保证的措施》中明确提出,促进企业和供应链之间共享质量数据 [31],同时制定一系列数据共享标准。在欧洲,汽车行业中的轮胎企业和上游供应商实现了品质数据共享,以此推动质量的追溯管理。

面向数字化质量管理,开发普及新型质量管理技术和工具。在欧盟资助下,研究人员开发制造业先进技术,用于飞机零件、机床等产品的零缺陷生产;涉及新型质量监控方法、零缺陷智能测量系统、零缺陷制造决策工具、自我学习系统等零缺陷技术。

(四)营造质量生态环境,增强制造业产品质量发展动力

质量是技术进步和管理优化的结果,也是责任意识提升的结果。激发全社会追求质量的动力,离不开良好的质量生态环境。

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美国对乳产品实施分级管理模式,将不同级别的奶源用于不同的产品,以质量分级引导加工企业将优秀奶源与一般奶源差别化使用,促进奶业优秀发展。中国钢铁协会通过产线大数据建立的工序评价、质量遗传、价值函数等数学模型,进行分级规范后在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船舶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推广应用;2018 年首批发布了容器用钢、海工用钢、造船用钢产品(涉及 22 条生产线)的质量能力分级排序,在钢铁产品质量分级制度建设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

资源配置向质量倾斜。德国、日本等国家也曾经历过生产要素和经济结构“脱实向虚”的困境,从而导致经济发展遭受较大冲击;当前则保持实体经济的核心地位,优化分配制度和资源配置,形成了全社会尊重质量、尊重制造的氛围,发挥了制造业的经济结构“稳定器”作用。印度在实施 ZED 计划过程中,鼓励质量发展行为,不仅直接对参与计划的中小企业给予财政支持,而且赋予银行贷款、国防及政府采购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