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新闻资讯

我国制造业产品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3日

(一)明确产品质量发展的战略定位,加强国家质量政策的连贯性

在国家综合规划、制造业专项发展规划中,明确制造业产品质量发展的战略定位和目标,始终坚持质量第一,保持国家质量政策的连贯性。①在目标设定方面,到 2025 年有效解决一批质量安全和可靠性短板问题,在若干重点领域达到“专业型” 制造质量强国水平;到 2035 年,制约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质量安全与可靠性短板基本解决,产业链附加值大幅提升,质量发展接近或达到“综合型” 制造质量强国水平。②在战略实施方面,重点从质量卓越、质量合格两方面入手。在汽车制造、数控机床等高附加值、高可靠性领域,持续推进数字化制造、零缺陷制造,重点解决装备产品质量可靠性不高的问题,打造质量卓越产品体系。对于纺织服装、食品制造等安全敏感及劳动密集型产业,以重塑质量安全认可度为核心,推进生产过程的自动化、连续化、智能化,加快产品创新,改善产品品质,降低生产成本;开展产业质量基础设施再造,严格标准要求和标准实施,解决国内外消费者对中国制造产品质量缺乏认同的问题。

(二)聚焦未来产业发展需求,实施制造业质量提升率先行动计划

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对稳定就业岗位、保障国防和经济安全的实际需求,在若干重点领域实施 3 个率先行动计划。①质量竞争型产业质量提升率先行动计划,以汽车等质量竞争型产业为重点,把握技术变革和消费升级趋势,着力解决一批制约质量发展的技术标准、生产工艺、质量管理、售后服务等短板问题,发展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隐形优秀企业和质量竞争型产业集群;②装备产业质量提升率先行动计划,在航空航天装备、数控机床等高附加值领域,整合先进制造、质量管理、供应链管理等技术,形成面向产品、工艺、设备、过程的零缺陷制造技术体系,提高装备产品制造质量,节约制造资源,缩短制造周期;③出口产品质量提升率先行动计划,以出口目的地的市场需求为牵引,以机电产品、纺织服装产品等量大面广的产品为载体,分别针对欧盟、东南亚、非洲等地区的产品质量要求开展质量提升行动,在质量、标准、全寿命周期经济性等方面形成新的竞争优势。

(三)以数字化转型为牵引,推进质量管理的理论、技术、工具创新

顺应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趋势,推动质量管理与工业 4.0 发展的协同创新、深度融合。①加强第四次工业革命对产品质量战略和质量管理的影响研究,如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对质量供给、质量需求产生的影响,生产方式和消费模式变化对质量管理理论、技术、工具的变革作用,产品定制化、生产数字化、价值服务化转型对质量管理战略、质量管理任务、质量管理方法的持续影响。②着力推进重点领域质量技术创新,面向未来制造业发展需求,围绕数字化质量管理、零缺陷质量管理、质量可靠性工程、供应链质量管理等方向,开展质量技术预见研究,滚动发布质量技术演进路线图;推进数字化质量管理涉及的测量基础、软件平台、数据标准、辅助决策工具等技术创新;深化智能质量管理研究,突破质量监控、智能测量、自主决策、数字线程等关键技术;聚焦供应链保证能力建设,开展网络信息技术、传感器技术、质量大数据集成应用研究。

(四)融合发展产业质量基础设施,筑牢制造业产品质量提升基础

融合发展产业质量基础设施,着力解决技术创新和产业发展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问题。①在制度层面,厘清不同阶段发挥产业质量基础设施作用的目标和任务;在产业发展初始阶段,高标准、高起点规划产业质量布局,防止创新产业落入低质发展陷阱,造成产能过剩。在产业规模发展阶段,发挥计量、标准、检测和认证支撑作用,保证产品量产质量,缩短产品上市周期,降低端到端的产业链成本,增强市场质量认同。②在技术层面,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技术制造业发展要求布局技术支撑能力,建设国家级产业质量基础设施实验室;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区域性发展战略,调整优化产业质量基础设施的资源配置和能力建设,形成布局合理、实力深厚、公正可信的产业质量基础设施服务体系;开展计量、标准、检测、认证共性技术图谱研究,制定产业质量基础设施创新关键共性技术发展目录;建立健全产业质量基础设施规划、建设、服务效能评估考核机制,据此开展阶段评估、项目考核、社会评价。

(五)推动质量生态环境再造,增强企业提高产品质量的意愿

①在市场监管方面,加强对质量不合格企业的监管,强化行业性质量问题治理,推动不合格产能出清;严格消费者权益保护,加大惩罚性赔偿力度,让企业不敢、不能、不愿生产假冒伪劣产品。②在资源配置方面,建立质量分级制度以及配套政策体系,更好传递质量信息,为消费者选择和公平市场竞争提供依据;践行“优秀优价”理念,优化资源配置,使企业愿意在质量上投入。③在人才培养方面,近期重点建立“高精尖”工艺技术人才绿色通道,引进一批高级技能工人;中长期主要开展技能工的培养工作,为制造质量强国建设提供支撑。④在体制机制方面,以产业创新和质量发展实际需求为中心,建立创新、产业、质量、财政、教育等部门之间的政策协同机制,增强质量政策的整体性、协调性,提高政策执行效果。

(六)发挥体制机制优势,实施制造业产品质量提高基础工程

按照制造业发展应充分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和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以筑牢产业基础能力为根本的国家要求,编制“十四五”制造业产品质量发展规划,实施若干重点工程,集中解决质量关键短板。①实施国际级质量品牌高端工程,以具有竞争优势的行业为载体,鼓励和引导企业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信息技术,针对消费者需求,在产品设计、制造、销售、服务等环节加强质量安全追溯与可视化管理;强化标准执行、合格评定与市场监管,增强消费者对传统产品质量安全的认同度,提高中国制造品牌的质量影响力。②实施新兴产业质量筑基工程,重点围绕人工智能、增材制造、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产业化过程普遍存在的一致性、可靠性、安全性、制造成熟度等具体问题,开展技术攻关,整体提升新兴产业的产业链保证能力;建立若干质量共性技术平台,针对创新企业面临的关键共性技术问题,提供专业化解决方案。③实施数字化质量管理赋能工程,引导企业补齐精益质量管理短板,大力支持质量领先企业在产品设计、产品制造、供应链管理等环节开展数字化质量管理创新,形成适合中国制造业企业发展特点的理论体系、标准体系、技术体系、工具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