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行业动态

国内外城市地下空间的发展历程
发布时间:2022年05月22日

 国外城市地下空间的演变过程

国外城市地下空间的发展伴随着城市化的进 程,其地下空间的建设从单体的大型建筑物演化 成地下综合体,进而演化成地下城市等高级别的 地下空间形式。地下市政设施则从单一的供水、 排水等演变为地下供水体系、地下能源供给体系 和地下综合管廊的高级别形式。地下建筑的空间 环境质量、市政服务水平、管理运营水平等都达 到了较高水准。

国外城市地下空间的规划和管理现状

1. 规划现状

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一般很少有总体层面的地下空间专项规划,城市地下空间的 发展基本上都是基于详细规划或城市设计。

(1)日本城市地下空间的利用始于地下轨道交 通和地下商业街;其公共地下空间(商业街、人行 道)在空气微循环、照明及建筑景观设计上均达到 了地面相应建筑元素的同一水准;而其市政地下空 间(停车场、城市地下管道综合走廊、地下河川、 地下热电站)在“城市代谢”方面发挥了较大的作用。

(2)欧洲对于城市地下空间规划的探索始于北 欧,瑞典提出了城市地下空间规划应该考虑的各种 经济、技术和管理要素 [2];英国、法国、德国等 国家为了保护城市环境和解决城市交通拥堵等问题 提出了高效开发利用地下空间;20 世纪 90 年代初, 法国巴黎曾对城市环城道路地下空间的开发利用编 制了概念规划;芬兰于 2010 年完成了赫尔辛基市 地下空间的总体规划 [3]。

(3)美国在城市地下空间利用规划方面具有 代表性的城市有堪萨斯城、路易斯维尔、明尼阿波 利斯,主要对采矿空间再利用进行了研究 [4];加 拿大的蒙特利尔和多伦多市为了克服恶劣气候的影 响,将地下街道、地下轨道交通车站、地下人行道 等设施规划,建设成地下步行通道网络系统,并与 沿线的建筑物地下室相连通 [5]。

2. 管理现状

发达国家根据多年的实践经验,都已逐步制定和 完善了相关的法律和技术标准规范,形成了各具特色 的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利用的法治化管理体系。

(1)日本国会及政府机构全面参与地下空间 的开发利用,借助专业委员会、科研机构等力量进 行全面咨询,组织结构有很强的专业性、细致的 分工以及明晰的决策流程,形成了国会、政府、社 会三方共同体的地下空间决策体系 [6]。

(2)欧洲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大城市轨道 交通规划建设是城市大规模集约化开发利用地下空 间的主体。随着交通管理体制的构建及运行,城市 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管理体制和机制也逐步形成 [7]。 美国城市公共地下空间设施和规划建设管理由美国 联邦政府交通运输部管辖;英国的城市公用性地下 空间设施和规划建设管理由英国运输部负责;德国 城市公用性地下空间设施和规划建设由各地方政府 通过“委托合同”的方式执行;法国城市地下空间的 利用及城市中心部位的更新由混合经济事业体负责。

国内城市地下空间的演化过程

1. 发展历程

我国城市地下空间资源的开发利用及规划工作 大致经历了以下几个发展阶段 [8]。

(1)人防工程发展阶段(1950—1977 年):为 国际形势所迫,我国掀起了“深挖洞、广积粮”的 群众运动,由于缺乏相应的规范和技术手段,导致 工程质量差,实际效果欠佳。

(2)平战结合阶段(1978—1987 年):1978 年, 第三次全国人民防空会议提出了“平战结合”的 思想。这个时期,我国城市地下空间资源开发利 用主要的指导思想是“平战结合”。

(3)与城市建设相结合的初始阶段(1987— 1997 年):得益于 1986 年“全国人防建设与城市建 设相结合座谈会”的召开,城市地下空间规划的主 要方向进一步深化为“提高城市发展的综合效益”。

(4)有序与快速发展阶段(1998 年至今):随 着 1997 年《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管理规定》的颁 布,城市地下空间规划被确认为是城市规划的重要 组成部分,应根据城市发展的重要性,编制城市地 下空间开发利用规划。到 2016 年年底,共有 43 个 城市被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复建设地下轨道交 通;同年,国家陆续出台与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相关 的政策,如《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印发城市地下空 间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 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等 [8],我国城 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已进入有序与快速发展阶段。

2. 相关案例

北京、深圳、厦门、沈阳、蚌埠、青岛、铜仁、 洛阳等城市逐渐开始编制地下空间总体规划,并纳 入到城市总体规划中。除总体规划外,部分城市还 对地下空间规划做了一定的专项研究,如贵阳市城 市地下空间发展规划研究(2008 年)、杭州市区地 下空间利用专项规划研究(2012 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