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行业动态

再生铝——适应可持续发展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7日

再生铝的产业规模已超过铜、铅等再生产业, 但表观再生比 (再生金属的总产量与该废杂金属总产量之比) 尚不及铅 (约60%) , 仅为33%。铝制品为使用年限长的耐用消费品, 其使用寿命一般为25年, 如果注意到再生的800×104 t铝中有40%系由旧废杂铝生产必须用5年前的世界产量作分母, 其再生比为67%这个因素, 可大略求出其真正的再生比为47%。这个数字表明, 铝的再生在全球范围内已是大势所趋, 我 们 应把握这个机遇, 顺应资源循环这个潮流, 重视发展再生铝工业, 提高铝的人均消费。

目前铝的年均需求增长率将保持3%左右的水平, 面对此种态势, 必须在原铝生产之外, 越来越多地依赖铝的二次资源。技术进步使传统再生铝产业的产品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围绕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之一的汽车工业的发展, 铸件和压铸产品的生产不断扩大, 促使将废杂铝提升到与原铝同等或几乎同等的水平并能大规模生产可供挤压和轧制的原金属级变形铝合金产品, 推动了重熔厂的发展。日本则更进一步, 大有把压铸和铸造级废杂铝制成变形再生铝之势。

本世纪由于钢铁工业发展的迟滞, 铝在金属材料中将成为最大的赢家, 估计到2030年世界铝的总消费量将达到5 000×104 t, 其中再生铝的产量将增长到 (2 200~2 400) ×104 t, 表观再生比将从目前的33%上升到44%~48%, 并可将金属铝的全球平均电耗从13 000 kWh/t下降到8 000 kW·h/t的水平, 从而会大大减少CO2的排放。

表3数据表明, 每再生1 t铝, 除节能256 GJ/t外, 还节水10.5 t, 少用固体物料11 t, 少排放CO2 0.8 t、SOX 0.06 t, 少处理废液、废渣1.9 t, 免剥离地表土石0.6 t, 免采掘脉石6.1 t。而800×104 t再生铝所带来的巨大生态、社会效益, 已不能用经济尺度来衡量, 实际上它已成为保护人类有限资源和能源, 保证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绿色产业。

我国是铝的低消费国, 1999年金属铝的消费已增长到292.6×104 t (1999和2000年的原铝产量分别是259.8×104 t和260×104 t) , 但人均消费只有2kg/a。废杂铝的回收与再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 如1999年废杂铝的进口量为39.9×104 t, 而国内废杂铝的回收尚未建立起完善的网络和系统, 处于分散无序状态;再生熔炼厂却又多如牛毛 (达10 000家, 规模小、运作粗放、技术设施落后甚至原始) , 造成废杂铝再生产品的降级使用。再生铝的回收率低, 甚至靠牺牲环境换取利润。估计全国废杂铝的利用量介于 (40~50) ×104 t之间, 再生铝实际产量只有30×104 t左右, 远不能满足我国汽车制造、铝饮料罐、建筑型材等对再生铝的需要。估计, 我国利用国内废杂铝资源及国外进口渠道, 国外先进技术和装备, 完全有可能在近期建立起质量上符合国际规范, 产量可达60×104 t规模, 能满足国内需要的再生铝产业。

达到这一目标的关键还在于取得国家立法机构的支持以及政府在政策上的扶持和干预。俄罗斯1999—2000年, 4次连续将废杂铝的出口税增加到50%, 使废杂铝的收集、分检进一步升级, 保证了国内原料来源, 再生铝厂获得发展, 由废杂铝的出口转向到再生铝锭的出口。日本国会1997年通过的《容器与包装再生及消费品再生法》明令规定5种家电厂家与汽车制造厂对回收再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类法规有力地推动了日本再生产业的发展。

显然, 再生铝产业的发展是一个涉及经济、生态和社会问题的系统工程。自然资源的保护与再用, 能源节约, 保护环境及与之相关的技术进步和创新, 政府的环保法规与再生的组织管理, 群众环保意识与再生意识的提高等方面的问题都关系到我国再生铝产业的发展与前景。因此, 再生铝产业的发展需要多方面的努力, 除依法治国在有关法律的保护下取得发展外, 也需要群众在“以德治国”范畴内规范自身的社会责任感, 推动回收再生网络的形成与发展。

再生铝产业是一项绿色产业, 是一项保障我们这个人口众多、资源有限的泱泱大国在经济上可持续发展的产业。